2018/7/4 作者:閱讀,對身體好!
4,494 | 文章收藏
 

自欺欺人:「這種事不會發生在我身上。」

當妳的愛人說謊時,妳也常犯同樣的毛病:對自己說謊。

親密關係出現裂縫、失去互信和忠誠,女人會用謊話來安慰自己,因為我們誰也不願正視「愛人說謊」的事實;為了逃避這種痛苦,我們往往和自己的愛人一樣,採取相同的防衛措施。他拒絕告訴妳實話,妳也拒絕告訴自己真相;當謊言被拆穿時,他拚命圓謊,妳也不例外。

自欺使妳在愛人的騙局中扮演了一個極微妙而重要的角色──妳成了他的幫凶。或許妳認為自己處於被動的地位,畢竟妳是被騙的那個人,但是,為了維繫相愛與互信,為了顧全親密關係……為了一堆冠冕堂皇的理由,妳已不聲不響地傳遞了某種訊息給對方,鼓勵他繼續說謊,而妳只要裝聾作啞,粉飾太平就沒事了。在此,我要教妳打破假面,不能任憑男人對妳說謊,請妳做好準備,接受以下的現實檢測。

「否認」是讓妳睜一隻眼、閉一隻眼的不二法門,可以將深深困擾妳的事物拒於千里之外。我們經常忽略明顯的證據,刻意扭曲事實,想盡辦法欺騙自己,而不願傾聽內心發出的警告。

我們竟然為信任而信任,自以為是,一廂情願地認為「他不是」以下這種人(單選):為錢撒謊/酗酒/賭博/欺騙我/有事瞞我。這根本是自欺欺人。所有與此相衝突的徵兆與跡象都被我們排除掉,因為不符合我們殷切的期盼。因此,影響我們察覺謊言的首要關鍵,就是這個大多數女人根深柢固、牢不可破的信念:「不可能有這種事。這種事不會發生在我身上。」

自欺陷阱一:「他不會對我說謊。」

許多女人相信只要自己和另一半關係親密,就能對他有全盤的了解,使謊言在兩人之間無所遁形,對方也不會說謊。假如妳問她為何這麼肯定,她可能會回答:「因為他一搞鬼,我就會知道,他沒辦法騙過我。」或者:「我就是知道。」或是:「因為他說過永遠不會騙我,而我也相信他。」有時候這是對的,但也有可能大錯特錯。

凱西當初是在戒酒小組的聚會上認識大衛的,大衛的表現非常理性而節制。回顧過去,她發現自己當時根據他的言行舉止所做的種種假設和判斷,很多是有問題的。當時她不明白,自己對大衛的其他生活層面其實一無所知,他在其他方面的表現可能判若兩人。

「我自以為很懂他。他在聚會中表現得如此真誠、坦率,我還以為已經很了解他。那種場合鼓勵的正是誠實無欺和勇於負責的精神,所以一開始,我就相信他和我一樣痛恨別人說謊,而他也絕不會對我說謊。如果時光能倒流,我可能會放慢腳步,多觀察一陣子。我以為自己夠小心了,不過我對他的了解還是太少,而且一旦決定要相信他,就死心塌地地毫不懷疑。我確實太急了。」

現實檢測

男人說:「我絕不會對妳說謊。」這句話很可能就是個天大的謊言。要想真正認識一個人,需要較長的時間,只有一下子是不夠的。信任是要付出代價的。不要過早撤去妳的「心防」,也別讓你們的親密關係必須靠「特赦」來維繫。

自欺陷阱二:「他可能會對其他女人說謊,但絕不會騙我。」

當我一開始與艾麗森談話時,她完全不認為史考特會對她說謊。雖然有些朋友並不忌諱聊他過去玩女人的事,也曾當著她的面開玩笑,但她並不特別在意,畢竟他的第一任太太是個敗類,不管是誰都可能移情別戀。問題是她怎麼這麼了解他的前妻呢?艾麗森對史考特前妻的了解,自然是史考特告訴她的,而她姊姊艾芮卡看到史考特和別的女人在酒吧調情那晚,他不也斬釘截鐵地說是去幫酒鬼朋友的忙嗎?

艾麗森認為她和史考特感情很好,史考特不可能向外發展。她之所以如此肯定,主要與他們享有正常而和諧的性生活有關。

現實檢測

美好的性並不保證能夠忠貞不二。一般人總以為夫妻的性生活不協調,是丈夫搞外遇的主因,這種說法有時當然是成立的,但也不盡然完全正確。正如艾麗森後來所見,不少男人和伴侶擁有不錯的性生活,卻仍上酒吧釣馬子,或利用開會、出差之便亂搞一夜情。也有男人可以同時和妻子以及一、兩個情婦,維持密集而熱烈的性關係。許多女人把「性」與「愛」劃上等號,但是對於有些男人來說,兩者之間的關聯並不大。

自欺陷阱三:「沒錯,他是說謊,但他愛我,這才重要。」

許多女人渴望獲得愛情與安全感,卻忘了愛情憑的是「感覺」,而非「言語」,先是口頭上講「我愛妳」,很可能是謊言。事實如此明顯,但是仍可見到不少女人被騙得團團轉,她們太信奉「我愛妳」這三個字了,其實她們的伴侶心中根本沒有愛。例如:

凱西將大衛視為摯友與最愛,即使大衛威脅到她的財務安全,動搖了她的信心,打破了原先「不再酗酒」的承諾(這是他們建立關係的基礎),她也不改初衷。為什麼呢?只因為他道了歉,還說「我愛妳」。

娜塔莉和有婦之夫在一起,忍受了四年的孤寂和挫折。為什麼呢?只因為他說了「我愛妳」,並且保證以後會和她一輩子在一起。

自欺陷阱四:「沒錯,他是說謊,但也是環境造成的。」

可憐的傢伙!他之所以說謊,只因:童年過得太慘;母親在他八歲時就過世了;父親是酒鬼;小時候家裡沒錢,玩伴們嘲笑他穿舊衣服;老闆超級笨,害他的工作壓力奇大;前妻是個爛人,至今仍在騷擾他……他當然要說謊!碰到這麼多問題,誰能不說謊呢?

妳剛才讀到的這段話,是一連串同情心的誤導與婦人之仁的表現。在同情心的驅使下,很多女人卻會打開心扉,刻意忽視對方不斷說謊的事實,即使自己已經嚴重受創也在所不惜。由於說謊者的「耳提面命」與「諄諄教誨」,女人對他所有的精神創傷與壓力都知之甚詳,新仇舊恨一把抓,他之所以說謊實在是事出有因,其來有自。她們只顧著保護對方,卻忘了保護自己。

現實檢測

許多人的童年都很不幸,但他們並沒有因此而說謊成癖。說謊騙妳無法改變他的童年,而妳一再原諒他,也無法改變妳的童年。這麼做不但無法減輕或紓解心理壓力,反而只會製造更多壓力,對於提升他的自我形象毫無助益。缺乏實際行動和有效對策的體諒與寬容,只是在默許對方繼續說謊,因為說謊不必付出任何代價。

自欺陷阱五:「沒錯,他是說謊,但我能讓他變好。」

「沒錯,他是說謊,但我能讓他變好。」這個自己騙自己的謊言,和「沒錯,他是說謊,但也是環境造成的」的想法密切相關。

有些女人把愛人說謊這件事看成一種挑戰。當謊言突然蹦出時,她們會感到不安,卻毫不畏縮,因為她們確信憑自己的愛心與手腕,一定能讓誤入歧途的愛人回頭,她們以為自己的愛人就是這麼一個知過能改的君子。

現實檢測

當我們死命想保住某一段關係時,就會把全副心力都放在對方所說的每一句話上,對方只要透露出一絲改過之意,我們就安心了。但是空口說白話有什麼用。唯一能夠改造和拯救妳愛人的──就是他自己。妳得把球四平八穩地放到他的球場上才行。妳也許很聰明能幹,甚至是個女強人,但是江山易改,本性難移,妳再強,也改變不了一個人的天性。

自欺陷阱六:「沒錯,他是說謊,但全是我的錯。」

對一個女人而言,要把說謊一事和她的愛人扯上關係,通常很不容易。直覺告訴她,如果他真的背叛了自己,那種發現對方黑暗面的痛苦是很驚人的。就在女人瘋狂地想找出一個能讓自己接受的理由時,通常會不自覺地蹦出這個念頭(沒來由地,但頗能安慰自己):「一定是我的錯。」而一旦墜入這個自責的陷阱,就很難再看清現實了。

當大衛怪凱西害他破了酒戒時,凱西竟然把在戒酒小組學到的「自我負責」觀念忘得一乾二淨。

「也許他是對的,也許其實是我害他再度沉淪的。我離開他前,沒有給他足夠的警告。我應該能處理得更好一點。他這麼需要我,我應該留下來陪他共度難關……也許,其實是我害他又酗酒的。」

凱西試著說服自己,也想說服我。她說大衛又開始酗酒全是她的錯,她不是個好妻子,輕率而無情地離他而去。這種我們十分熟悉的「應該如何如何,可以如何如何」的思考方式,正是許多女人用來說服自己對方沒問題,是自己不對、沒把事情處理好的一貫模式。凱西急著替大衛脫罪的心態壓倒了真相,其實她之所以離開是因為大衛失去了理性,所作所為完全無法預測,令她心生畏懼。

常見的其他自責說法如下:

•  「他會說謊,全怪我控制欲太強。」

•  「他會說謊,全怪我沒把問題處理好。」

•  「他會說謊,是因為我缺乏安全感。他是想保護我才說謊的。」

•  「他會有外遇,是因為我太胖/太瘦/沒有幫他忙/不夠刺激/在性方面沒有滿足他/我太挑剔/我太嘮叨/我整天抱怨個沒完。」

心的方向:從現在起,我們不再自欺欺人

我們用來掩飾愛人說謊這個事實的自欺式謊言,看起來不像謊言。它讓人覺得很舒服,很熟悉,很真實。我們一再地重複這些謊言,像唸咒似地緊抓著不放,把它當成擋箭牌,希望能安定自己的情緒,恢復神智,確信世界仍正常運轉,沒有任何改變。

「自我欺騙」並不是可以提供安慰和保護的好朋友,也許可以讓人暫時忘掉苦惱,但我們不可能老是拒絕去面對真相。自欺無法抹殺他說謊的事實。記住,我們愈是不想承認這個事實,受到的傷害就愈深。

(圖片來源:Pixabay Free-Photos

(原文刊載於蘇珊.佛沃Susan Forward PhD、唐娜.費瑟Donna Frazier Glynn《為什麼他說謊,卻毫無罪惡感》/寶瓶文化)

http://mhealth.gvm.com.tw/webonly_content_1848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