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/7/3 作者:伊佳奇
2,486 | 文章收藏
 

日本因應高齡社會的變遷,「收費老人住家」、「面向高齡者的住宅」等如雨後般春筍發展,日本「溫柔之手」五年內就打造了六十多棟,有2,574戶高齡者入住,年營業額達147億日幣,高齡者入住每個月租金64,000日幣到76,000日幣不等,他們經營規模是以一棟50戶做為最適合的能量。(上篇:日本高齡住宅主要分為「機構設施」和「住宅」

日本「溫柔之手」經營模式是,結合地主、建商、介護服務業者等合作,他們提供管理及介護整合服務,提供適合高齡者居住的環境,當高齡者有介護需求時,由介護照顧經理(ケアマネジャ「介護支援専門員」,ー Care Manager)來評估照護需求及等級,協助將介護服務導入,「溫柔之手」除提供高齡住宅服務,還提供介護相關服務,當然也包括日照、交通接送、居家服務、短期入住型的機構等。

(「温柔的手」還提供社區的介護服務。)

介護福祉士(居服員)到高齡住宅的「家」裡為高齡者提供服務,除政府介護保險所給付的服務,部分服務則需自費。視不同的地區,高齡住宅的一樓可能會有居家照顧服務所、小規模多機能居家照顧機構、24小時居家照顧服務機構、365天隨時對應的居家照護服務機構、照護管理專家的事務所、提供居民交流餐廳、照顧咖啡館等設施。

有些高齡住宅,更特意選擇在距離大學生宿舍近的地區,希望借年輕人的活力,或開放給社區媽媽帶小孩到機構所經營的餐廳來用餐或玩,為高齡者的生活環境帶來更多生氣。

2005年日本需要被照護的長者有411萬人,2025年預估將大幅增加到826萬人,相對的,醫院床數下降,愈來愈多長者出院後可以返家照顧、重拾健康,如何支撐快速增長的長照人口,是未來很大的挑戰,也因此日本今年在長照保險將有大幅變革,希望2025年之前,地區醫院可以增加長期療養、急性後期照護型態的床位,同時強化在宅醫療、社區門診的功能,讓高齡者出院後可以回歸社區療養,這也代表著社區整合照護必須以醫療結合長照,而附照護服務的高齡住宅也出現商機。

在2010年時,日本只有909家機構設施,僅能介護六萬多名高齡者,當中大部份都是提供養護服務的機構。眼見着等待入住的隊伍越排越長,日本政府於2011年修訂了長者居住法,放寬了經營長者住宅的申請,成功申請的企業,能取得政府資助修建建築物,建立無障礙生活空間,而較低的税率亦吸引不少企業經營長者住宅。至2013年,日本的長者住宅已達近13萬户,而目標是於2020年時增加至60萬户。

位於富士見野的「面向高齡者的住宅」葡萄(Grapes),是由「温柔的手」介護服務提供者負責經營。24小時都有介護福祉士駐守,因為入住者所需要的協助不同,服務的形式分成:定期巡房服務──提助簡單的生活協助如整理房間等;隨時到訪服務──提供所需要的生活協助及介護服務等,並由介護福祉士執行;到訪介護服務──根據醫師指示,定期提供的介護服務,並由護理師執行等等。

(位於富士見野「面向高齡者的住宅」葡萄(Grapes)是由「温柔的手」介護服務提供者負責經營。)

入住Grapes的高齡者是能長期租用固定房間,與一般開放式住宅無異,有單人房及專為夫婦而設的雙人單位,房間內設有廚房及浴室等。房間之內,保有一定的隱私,房間之外,是寬敞的共用空間,他們可以自由地參與Grapes舉行的各項活動及興趣班,與鄰人相處。住宅內還設有由專業人員經營的食堂,為食客提供早午晚三餐。房租由每月單人房的租金64,000日幣到76,000日幣不等,到雙人房的26萬日幣不等,已包含了基本的服務費、餐費及火災保險等。

葡萄(Grapes) 「面向高齡者的住宅」是可融入健康、有介護需求的高齡者入住,且健康的高齡者也有可能未來會面臨退化及老化的情況,因此整體設計是以無障礙空間規劃為主,並考量高齡者的生活需要,譬如:從客廳到臥房,地板平坦沒有高低差,雖是木質但是柔軟、可減緩跌倒衝擊的材質;廚房裡看不到明火和瓦斯,用的是電磁誘導加熱的IH調理器;窗戶是裝有暗扣,防止認知症高齡者自行開窗後發生危險;房內設有緊急對講及呼叫器;浴室洗手抬下方可讓輪椅進入,方便輪椅使用者洗手;浴室內有濕度、溫度等調控;室內裝有體感偵測器,甚至經由使用水量、電量等,可兼顧高齡者隱私、及掌握在室內的安全等設施。

(房間內的窗戶是裝有暗扣,防止認知症高齡者自行開窗後發生危險。)

(房內設有緊急對講及呼叫器。)

(廚房裡使用的是電磁誘導加熱的IH調理器。)

(整體設計是以無障礙空間規劃為主。)

(馬桶的位置與高度等設計都考慮高齡者的需求。)

(浴室內有濕度、溫度等調控。)

(浴室洗手抬下方可讓輪椅進入,方便輪椅使用者洗手。)

(食堂有營養師調配的健康菜單。)

日本對高齡者的服務已發展到整體性,入住的認知症高齡者必須購買相關住宿保險,譬如保險公司提供認知症患者使用廁所的安全險,由於對高齡者隱私及自主性的尊重,即使是認知症患者仍可入住,如果發生認知症患者將尿布丟入馬桶內,造成阻塞不通,此一處理費用就可由保險公司負擔。

因為考慮到高齡者大都是靠年金生活,在長者居住法的規定下,高齡者住宅不能如傳統養護中心般,收取高額的入住權利金,又或是如大部分租貸住宅般,以禮金形式一筆過收取租金以外的費用。

他山之石可以攻錯,藉由日本對高齡者住的法令與政策,值得讓台灣思考當前法令的落後,是否能夠面對急速高齡化的衝擊。

(圖片由作者提供;本文作者為認知症整合照護專家,長照、認知症政策研究者)​​

http://mhealth.gvm.com.tw/webonly_content_1853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