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/11/1 作者:閱讀,對身體好!
1,970 | 文章收藏
 

或許年過90歲說這種話有點奇怪,不過長壽真的是一件好事嗎?

如果人到了一定年紀,就算身體沒有什麼大病痛,也可以要求「差不多可以讓我死了嗎」,這不是很好嗎?當然,自殺不被容許,所以只要明確確認當事人的意思,家屬和親戚也都同意,就能獲得平靜的安樂死。如果日本也有這種制度就好了。

爽快乾脆地死去,既不會給身邊的人帶來麻煩,也不會讓他們留下不好的回憶。關於「生老病死」,應該交由個人來決定。

只要附加其他嚴格條件就行了。舉例來說,做子女的如果覺得「媽媽如果這麼希望的話就照做吧,請讓她安樂死」,就同意安樂死;假使覺得「不管媽媽變成怎樣,我都希望她能繼續活下去」,就給予否決。

我沒有眷戀的對象,也沒有掛心的人,更沒有為我擔憂的人。這樣的我,應該率先站出來。

我希望日本當局也能制定法律承認安樂死。或許屆時只有我一個人會使用這條法律也說不定。現在那些喊著「我想安樂死」的人,真到了那時候會怎麼做我不知道。不過,選擇要不要使用制度的權利在每個人身上,所以就算只有我一個人也無所謂。

以現實來說,在我生前應該是看不到安樂死法的實行了。所以,我決定到瑞士去。我已經拜託好家裡的幫傭,「等到我準備要死的時候,妳要帶著70萬跟著我一起去喔」。因為還得麻煩她把我的骨灰帶回來才行。

雖然已經決定要這麼做,但什麼時候做,卻很難拿捏。搞不好一旦罹患癌症被宣告只剩幾個月性命時,反而想努力活到最後一刻也說不定。又或者成了失智患者,即便身體再怎麼硬朗,應該也不會想再活下去吧。

該做的事都做了,也沒有任何眷戀,所以現在任何時候離開,我都不會後悔。死後我既沒有想見的人,對死也完全不感畏懼,我想應該就像睡著一樣吧。

如果可以讓我安樂死,我一定現在就立即開心地去做。話是這麼說,但還是少了那麼一點勇氣。說起來死也挺麻煩的呢。

請讓我安詳、快樂地死去

我想說的是,每個人都可以有自己的想法。我希望這個國家可以因應個人不同的想法,讓每個人自己選擇離開的方式。

一想到有一天自己對社會不再有貢獻、只會造成他人困擾,我就不想再活下去了。請不要為奪走我的性命感到同情,讓我安樂死吧。這是我人生最後的尊嚴了。

讓人為自己感到莫大的悲哀,那可真是生不如死。讓人在還沒為自己感到悲哀之前就先死去,對他來說才是幸福。而這種貼心的作法,我認為就是安樂死。

說安樂死聽起來似乎有點誇張。簡單來說,我只是想「安」詳、快「樂」地死去。

(圖/Shutterstock Rawpixel.com

(本文作者為日本劇作家;原文刊載於橋田壽賀子《請讓我安詳、快樂的死》/大塊文化)

http://mhealth.gvm.com.tw/webonly_content_19258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