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/11/8 作者:閱讀,對身體好!  

白目(clueless),是亞斯人最常讓身邊伴侶、親友好氣又好笑的特質。有些人會愛上亞斯人,就是因為這種直率、純真的表現方式。但在工作、社交場合,白目的亞斯人常會引起注目,或在自不知不覺中得罪人或惹惱人。

柯夢波丹(Cosmopolitan)雜誌就曾有一篇文章分享結交亞斯男友的經驗。在網路上剛認識時,男生就在電子郵件裡對女生說,我有亞斯伯格症。但在「網交」時期,一切看來都正常,沒有任何亞斯人想像中會出現的問題(透過網路聯繫,亞斯人有充分的時間可以思考、慢慢反應。所以茱蒂.辛格說,網路就像亞斯人的輔具,可以協助克服許多溝通上的問題) 。

等到高高興興見面了,作者卻發現,男伴的心彷彿不在這裡,他並沒有嘗試開啟任何一個對話主題,也沒有認真去接女生提出的話題。等到要結帳時,男生把她應該要付的錢,細細算到五分錢的詳細程度。女生覺得一點也不好玩、很無趣,應該不會再見面吧。結果男生傳來訊息說:「今天度過愉快的一晚,我迫不及待想再跟妳見面。」

這就是典型的「亞斯的白目」。如果是帶有亞斯特質、「濃度」沒有那麼高的人,在社會化後,就不至於做得這麼「白目」。但,亞斯特質的人,要讓自己不要做出太白目的事情,還是需要耗費一些腦力。

從英文clueless,就可體會到這裡所說的「白目」,是指無視於各種線索、提示、跡象,仍說出、做出人時地不宜的話語與事情。社交大腦不靈光的亞斯人,多少也懂得在外先觀察、跟著別人做、模仿其他社交高手。亞斯人可能不喜歡講客套話、不擅長講場面話,但多少知道不要在公開場合講會讓人錯愕的話。不過,「勉強自己」會消耗大腦能量,有時無法持續一整天,在朋友、家人面前,有時還是會流露出白目的本性。

亞斯人常會被認為「白目」,是因為亞斯人的大腦重視系統性、邏輯性的思考,常忽略別人的各種暗示與內心感受,又搭配著坦率的個性。比如遠道的親戚來訪,第一句話就說:「妳好像變胖,是吃了什麼?」上臺領獎、演講,有人好心幫忙拍照,說了謝謝後又加一句:「你雖然不是攝影高手,但應該能拍得不錯。」有人送一束花來,當面說:「這花好漂亮,可惜沒幾天就會謝了。」

亞斯的白目有時來自過度的「自我關注」(self-absorbed),一直在想著覺得重要或有興趣的事情,將許許多多細節放在大腦一一檢視,就不容易注意到身邊其他人正在急什麼。比如說太太忙著處理出生不久的小嬰兒,一下哭泣一下吐奶一下又拉肚子,然後過不久變成太太自己也發燒感冒,先生如果還是沉在自己的世界裡,覺得太太正在處理的事情沒什麼,一件一件去做自然會順順利利(雖然有時確實如此),這樣的先生自然會讓人覺得很白目。倘若哪天太太已經不愛先生,這樣的白目男人可能就要面對離婚的壓力。

還有一種白目是「過度注重分析性與敘述性的細節」,也就是把自己大腦裡整天在轉的東西拿到社交對話裡。比如當女生問:「你覺得你愛我嗎?」這問題很簡單,很多男生都知道怎麼回答,但亞斯人可能會從「愛」與「喜歡」的定義談起,分析兩人之間為什麼還不算「愛」,這就會讓人倒胃口。有時旁人只是禮貌性問一下:「你最近好嗎?」亞斯人就講一堆最近的近況。跟不熟的朋友聊天時,話題轉到自己的興趣,就開始做冗長的產業分析,其實別人的用意只是拋個話題讓亞斯人可以說說話、透透氣。

白目的例子說不完,總之,亞斯大腦的核心特色,就是笨拙的社交大腦與系統化的思考。暴怒、白目,都是我們觀察到的表象。一個常誤解社會情境、愛亂講話、常「自以為是朋友」的亞斯人,在青少年時代常碰壁、被排斥,也就不會是太意外的事情。

如果細細區辨,亞斯人的白目,不是為了諷刺,不是為了傷害人,沒有特別的目的與動機,可是確實許多人因為亞斯的白目而感覺受傷。有些亞斯人最後選擇結交有共同興趣的朋友,聊起彼此有興趣的事情,就比較不會介意是不是白目。有些企業家則會善用亞斯的白目,在體系裡保留一些亞斯特質的人才。過度客套、善於社交,對一間大公司可能是種下敗亡的契機。亞斯的白目,有時才能帶來改變與創新。

(圖/Pexels Do Trung

(本文作者為醫師作家;原文刊載於陳豐偉《我與世界格格不入》/小貓流文化)

http://mhealth.gvm.com.tw/webonly_content_19312.html